067 面具人又出现了(1 / 2)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冤大头,白白给了一千万不说,还费心费力的想把老樟树给砍了。

我就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老樟树虽然白天不敢出来作祟,但是使点儿小手段还是不成问题。

这其实不止是老樟树是这样,很多地方都曾发生过类似的怪事,古树有灵,要么砍了流血,要么砍了的人会倒霉。

还有一种则是古树倒下来的方向会随着砍伐者的方向倒,不管砍伐者怎么走,反正古树一定会朝着他倒下来,据说是因为被砍了心生怨气,要拉砍伐者陪葬。

不过周平海显然是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他气的鼻子出冷气,一把扔掉油锯,大声道:“拿斧子,只要能把老樟树砍断,我给你们一人一千块。”。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人一听见周平海这么阔绰,什么怪事也都不怕了,纷纷从车上取下斧子,十个人围着老樟树便开始砍。

我暗自摇头,这肯定也是行不通的,要想把老樟树砍掉,不如试试黑狗血,先破它的灵气,不对,现在应该叫邪气。

只不过村里所有人都还是人为老樟树有灵,尽管他们拿着钱笑的合不拢嘴,但打心眼儿里不想老樟树被砍断。

就是拿了人家的钱也不手软,所有人都还等着看笑话呢!

十个伐木工在重金的诱惑之下,纷纷摩拳擦掌,嘴里喊着号子,朝老樟树挥着斧头,只听“嘭”的一声,斧头深深砍进了老樟树的树干。

众人似乎都听见了一声闷哼,然后就听见十个伐木工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叫声简直让人头皮发麻,吓得所有人不禁往后退了又退。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老樟树似乎真的流血了。

我和赵华赶紧跑过去看了一眼,老樟树附近的确像是血流成河一样,触目惊心。

但我们却发现那根本不是老樟树流的血,而是十个伐木工流的血,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被砍了一斧头,残肢断脚丢了一地,血水从他们断裂的伤口喷涌而出。

也就是说他们刚才这使出全力的一斧子,砍在了同伴身上。

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痛苦哀嚎,我一看这场景,差点儿吐出来,这老樟树太狠了。

“出事了,出事了!”我和赵华飞奔回去,对周平海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卧槽,是真的惨烈,我现在觉得什么鬼怪都没这么可怕。

这种活生生的惨状真的是直击心灵,就好比屠宰场一样,只不过把牲口换成了人。

周平海脸色一变,立即打了个电话,片刻功夫周长辉就领着一群人跑了过来,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围观人群全部轰开。

然后将伤者送去医院,出了这样的事,纵使周平海身价上亿,也够他喝一壶的。

周平海脸色铁青,他多半是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邪门儿。

不就一棵老樟树嘛?居然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虽然这棵树暂时动不了,但是现在已经归周平海所有了,这是全村人都同意的事。

我跟着二叔回到了家,二叔笑的跟个傻子一样,甚至还哼上了小曲儿:“我手持钢鞭将你打,打死你个活王八。”。

“二叔……你先别唱了。”。

我打断二叔,他还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啊。

“咋了,你小子今天有点不对劲啊,这老樟树卖了钱也没给你分一毛,你操啥心?”二叔扭头看向我,我吞了吞唾沫,想了好半天才说:“这老樟树成精了,它在吸你们全村人的阳气。”。

“你说什么?”二叔咋呼一声,我赶紧说:“二叔你别激动,你要不信,今晚十一点和我去看,我要不是怕你出什么意外,我才不会管这件事。”。

“你没骗我吗?”二叔还是有点不信,我沉着脸摇摇头:“这件事千真万确,你难道没闻到全村都是一股樟树味儿吗?”。

“没有啊……这不和平常一样吗?”二叔真的是犯了鼻炎,这么浓烈的樟树味道都闻不到。

“总之你今晚和我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知道现在想让二叔相信的唯一办法,只有让他亲眼目睹。

最新小说: 三国大驯兽师 圣医下山全文免费阅读 透视小仙医 狂龙在都陆枫 战神王婿全文免费阅读 正派都不喜欢我 战神王婿 威震九州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战神王婿陈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