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云启惊澜 > 第五十五章 舍命愈伤

第五十五章 舍命愈伤(1 / 2)

衔福城西北十里处有一座约有五六十户人家的村子,名曰蒲苗。村中之人多以山中采药,砍柴或是狩猎为生。背靠着连绵群山与衔福城,村中之人鲜有为生计忧心之时。

头些年,村里搬来一户姓高的人家,听其口音当是离阳州人士。一家四口人,当家的个子极高,平日里话很少。倒是他的婆娘,虽然长得并不算多漂亮,性子却很是欢脱。刚搬来村里没几日便与街坊四邻混的极为熟络。在村里,女人之间的关系常常十分微妙,明着攀比,暗中较劲是常事。可这高家的妇人却能让村里与其打过交道的其他女人对她产生不起丝毫的厌恶,反而是谁家田里收了新菜,谁家母鸡下了蛋,谁家男人去山里多打了几只野兔,妇人门都会送来这户人家。

夫妻俩育有一儿一女,男孩刚搬来时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如今已经是个十五六岁模样的英俊小伙子,与他爹一样个子很高,性格却更像其娘,说话做事都很周到,村里不少人家都想着把少年收作自家女婿。可每每有人半开玩笑的向少年或者他娘亲提及此事,少年便会以自己还要考取功名,男子汉大丈夫先立业后成家为借口婉言推脱。这些早就把自己当作少年未来丈母娘的妇人,便会百感交集,既希望自家这位女婿可以学有所成高中状元,将来自家的闺女便是状元郎的妇人,而届时村里的其他婆娘必定嫉妒得夜里睡不着觉。可另一方面,她们又担心,这位女婿还未与自家姑娘定亲,万一日后做了大官被哪位更大的官老爷相中了,倒插门做了人家上门女婿,那自己家的孩子又当如何是好?若是做了妾氏会不会受尽委屈?每每念及于此,妇人们又都愁的夜里睡不着。

少年还有个妹妹,刚搬来村子时女娃儿还在襁褓之中,如今已经与她哥哥当年一般大了。可能是因为夫妻俩疼爱幼女,把女孩喂的小脸蛋儿和肚子都圆鼓鼓的。女孩儿更像是个假小子,成了村子里的孩子王,常常带着一群比她个头还高的孩子上山下河。女孩儿虽然顽皮却极聪明,跟在村里的一位老郎中身边,不仅山里的各类草药毒物都辨认的清楚,望闻问切,抓药开方做的也是有模有样。

这家人刚搬来时,说是在老家做生意亏了钱,在这衔福城里有在衙门当差的亲戚,男人想靠着关系在城里某个差事。起初村里的人都是不信的。可是没过几日,男人便穿着一身衙役的衣服回来,见到这家男人当了官,村里的人更愿意与这家人走动。只是男人公事越来越忙,除了逢年过节的例休,便是每个月才在村里露面个一两日。

这一日,一辆马车在临近傍晚时驶入蒲苗村停在了高家的小院门前。妇人对好事儿前来打听的街坊四邻说是自家男人的一房远亲,路过衔福城往南边去,只是城里的客栈都歇了业,便在家中住上两日。

驾车的是名身穿黑衣的青年,拉开车门,一名身穿青衫的少年跳下车,回身搀扶着一位同样身穿黑衣,却一直低着头的男子下了马车,男子下车后身形有些踉跄。最后下车的是一个头戴黑色毡帽身着水红色长衫的少年,面容比女子还要俊秀。

一青一红两名少年架着似乎腿脚不太利索的黑衣男子进了院,赶车的黑衣青年与妇人交代了几句便留下马车独自转身离开。

往日多会与邻里扯上几句家长里短的妇人今日却一反常态,只是与探出自家院门看向这里的脑袋笑了笑,便将小院的门关上。

已经进屋的三人,被妇人的儿子引入一间房中,黑衣男子被扶到床上坐下,与青衫少年年纪相仿的村中少年端来了一大盆热水便躬身行了个礼退出房间。

屋外,妇人对儿子说:“翔儿,去把你妹妹找回来。”

少年点头出了院门。

妇人见到儿子走后,理了理衣衫,站在三人的房间门口直接噗通一下双膝跪地。

青衫少年并未理会跪在门外的妇人,而是撕开黑衣男子的上衣。男子胸膛处有五个深可见骨的窟窿像是被利爪所伤,正渗着黑色的粘液。此外,男子肩膀,肋下,手臂也有几处伤口,只是没有胸前的这般严重,但伤口中流出的黑液却同样腥臭。

头戴黑色毡帽的水红长袍少年不知是被这狰狞的伤口所吓,还是无法忍受着腥臭刺鼻的味道,一边捂着嘴巴干咳,一边朝外面跑去。跑到跪在地上的妇人身边,还打量了一下后者,又回头看了一眼青衫少年,只是见到那淌着黑色脓液的男子又忍不住干咳着冲进院子。

青衫少年食指与中指并拢,双指间银光流转,他在青年胸口五个窟窿中间用力点下,指尖的银芒大盛。上身赤裸的黑衣青年闷哼一声,身体抽搐一下,五个窟窿内的黑色粘液带着愈发浓重的腥臭流淌而出。少年另一只手则对着盛满热水的水盆一招,掌中滚动着一枚水球。少年将水球贴近男子身体,从窟窿中喷出的黑色液体尽数被掌中水球吸附。待到水球完全变得漆黑如墨,少年便随手抛向院中。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墨色水球恰好在坐于院中石凳上的黑毡帽少年身旁炸裂,水花虽然并未溅落在少年身上,但刺鼻的腥臭却让黑毡少年再次干呕不止。

青衫少年如法炮制,以双指间的银芒逼出伤口中粘液,又以水球吸附,待到手中水球由青转黑后便会丢于院中,无论黑毡帽少年身在何处,水球必定落在少年身边,腥臭之气便紧随黑毡少年久久不散。

约么过了两柱香时间,青衫少年的额头已是汗流不止,但黑衣青年胸口流出的粘液却未见有丝毫减少。直到盆中的热水见了底,脸色苍白的青衫少年身子剧烈一抖,双指间的银芒骤停,少年一把扶住床沿才没有一头栽倒。

脸色恢复了一些血色的青年,并未理会胸前淌出的黑色粘液,艰难的看向身侧的青衫少年,“够了,剩下的毒我可以自己慢慢逼出。少主刚入蒙元境不过两日,这般消耗怕是会影响根基。”

少年似乎没有听出对方言语中的愧疚与恳求,只是无力的摆摆手道:“待我休息片刻,无碍无碍。”

黑衣男子还欲开口争辩,却见到少年的疲态便紧闭双唇。

场间一片沉默,只有门口下跪的妇人,和床沿上静坐垂手的两人,不知各自在想些什么。

过了约么一盏茶的时间,青衫少年直起身子,摸了一把额头的虚汗,深吸一口气后再次并拢双指点中男子胸口。

如此反复持续了约么半个多时辰,男子胸口窟窿中流出的黑色液体终于不似之前那般粘稠,且其中已夹杂着一些鲜红的血丝。

见状,少年的脸上的凝重与疲态稍稍舒展,只是浑身的颤抖却变得愈发激烈。少年牙关紧咬,眉头紧锁拧成一条蜈蚣,双指尖的银芒也微弱至极且明暗不定。待到指尖已再无银芒闪烁,少年眯着眼睛看着还是渗出黑液的窟窿,苦笑的叹息,“姜曳哥,我只能帮你至此了。”声音弱如蚊蝇。

最新小说: 萧阳叶云舒 妖龙古帝苏寒 重生为后之贤后很闲 快穿攻略:宿主,别黑化 重生之穿到远古当魔王 云启惊澜 温乔傅南礼 公主小爷别胡闹 山村先生 技能多了也是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