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云启惊澜 > 第五十四章 满盘云子

第五十四章 满盘云子(1 / 2)

衔福城地处两州交界,名义上是云隐山庄的辖境,实则已经成为阴巽州西进的阻碍与缓冲,以及离阳州东侧的屏障。

自从大夏建国定都以来,关于云隐山庄与云家有不臣之心的传言便从未中断过。云隐山庄也似乎深陷谶语,历代云隐山庄之人皆与大夏皇室关系微妙。云隐山庄嫡系子弟与尚是皇子的柴氏子弟交好,甚至是生死之交。而这些皇子也皆是在后来登基称帝之人,而此后也许是因何故,新帝并未给予身为扶龙之臣的云隐山庄太多荣宠,反而视云隐山庄为真空地带,而其他朝堂与江湖门伐氏族,或是出于为臣者为君忧的考虑,或是揣测圣心对云隐山庄落井下石也不会触怒天颜,总之云隐山庄明里暗里受了颇多打压。

阴巽州与离阳州接壤之地本就山岭众多,曾经又在大夏皇室的授意下,曾有十三位上武境巅峰的武者,不惜影响一地山河气运为代价,以大神通将阴巽州与离阳州接壤之地的山势相连接,且山势险峻犹胜从前。

当时恰逢南梁一位颇具枭雄之志的新帝即位,为了彰显其雄才伟略以及平息南梁朝中对其称帝的非议,他便下令派兵多次挑衅虎跳关,因而云梁双方僵持对峙许久,且多次交锋,只是以一家之兵马抗衡一国之军士的云隐山庄败多胜少,渐有虎跳关失手的颓势。而大夏却在此时将云阴巽州以西尽数以群山围阻,美其名曰是万一云隐山庄守不住阴巽州也不可以让南梁铁骑长驱直入直导离阳州。

前线将士浴血沙场,后方这些乐见云隐山庄与南梁相互消磨损耗的大夏各大势力却在筹谋者若是云隐山庄哪一日调转矛头,应当早做应对。

陷入绝境的云隐山庄,破釜沉舟,倾尽半庄之力刺杀了统军将领与随军的武者,又挑唆在南梁夺嫡之战中惜败给自己弟弟的一位南梁皇室引起南梁宗室内乱,才迫使梁军收兵,化解危机。

见到云隐山庄竟未能覆灭,而此时的阴巽州已经西北皆山,南毗汪洋,东峙南梁,竟成了与大夏毫无联系的法外之地,这时的阴巽州百姓不满自己成为大夏弃子,劫后余生更是对云隐山庄敬畏感激。此时的云隐山庄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备。

而庙堂上那些本欲坐享其成之人自然若坐针毡,便又把脸皮踩在脚底下,在如今的衔福城所在移走了一座山头建造起了一座新城,意为阴巽州始终是大夏国土,朝廷更是心系一州百姓,既然战事已毕就当有一处阴巽州与外界联络通商的陆路。当时的云隐山庄已韬光养晦,无暇与诸多处心积虑的势力博弈,便任由他们将这衔福城的治辖与城防之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直到今日。

云隐山庄似乎早已对前有梁虎,后有夏犬的局势习以为常,逐年来衔福城的守军一职反而成为其他几大势力暗中较劲角逐的战场之一,反而渐渐失去了它初设时的目的。

这些年来,衔福城作为阴巽州与外界通商的陆路必经之地,发展的愈发繁华。而城中百姓也在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中嗅觉变得越来越敏锐。自从今日城中三名来历莫名,但必定身份不俗的年轻人在街上杀人又被城防军接走后,城中百姓便感觉到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城的压迫之感

当众人还在疑惑这种黑云压城之感究竟从何而来,揣测到底有何事发生时,衔福城中却已经暗潮迭起。

云雪澜三人下榻的客栈之中,中年掌柜从云雪澜之前过夜的房间中走出,除了两件穿过的旧衣裳,掌柜手中并无它物。掌柜掩上门,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嘴里嘟囔了两句走下楼。一楼大厅,一名妇人正收拾好几人留下的杯盘狼藉。见到男子从楼梯上走下,妇人压低声音问?“确定他们不会再回来了吗?”

掌柜瞪了一眼妇人,声音却放的很高道:“怕什么?这里又没有旁人。他们不会再回来了,九成九已经死在那些人手里了。”说着将手中的几件旧衣服丢下楼。“一并扔了吧。看那三人出手阔绰,以为能落下些值钱物件,除了这几件破衣服什么都没有,晦气。”

“你还嫌赚的不够?这些钱挣着怕是会不安心吧。”妇人正欲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客栈的大门却突然被撞开。

掌柜正欲呵斥,却见七八个身穿衙役服饰的大汉闯入客栈,也将掌柜的话卡再嗓子眼儿。还不待掌柜向前陪笑询问,为首的瘦高男子便一个箭步上前,卸下了中年的下巴。高瘦男子附在掌柜耳边轻声说:“有些钱是你不该收的,有些话也是你不该说的。”

高瘦男子看了口水从嘴边流出的掌柜,后者双眼被恐惧氤氲着,男子挥手道:“带走。”

妇人嚷道:“我们犯了什么事,你们要抓我们?”一边哭喊着,一边坐在地上撒泼。掌柜一边跺脚,一边支支吾吾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两人架着出了客栈。

高瘦男子走到妇人跟前蹲下身,把脸凑到妇人耳边冷哼了一声“都到了这个时候,就不必再演戏了。”

妇人的哭喊声戛然而止,眼中的惶恐与惊惧被瞬间显现的冰冷与嘲讽取代,她轻蔑的盯着高瘦男子,一言不发。

”我该称呼你为付丽春,还是要称你一声粘蜓娘厉春?”高瘦男子无视妇人的冷厉目光,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将嘴巴凑在妇人耳边。

闻言,妇人双眸闪烁一丝讶异她的语气也不像先前那般淡定“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一下拿着两份俸禄,还有个这般疼你的男人。这般衣食无忧的生活不好吗?每月按时向你的两位主子汇报一下衔福城的情况,例行公事即可。却非要自作聪明去调查陈氏兄妹的身世,不过此事你只上报给了付家,那看来付丽春才是你的真正身份。你说,若是我将你的身份告诉紫薇宫里那位马公公,你手上掌握的信息是否足以换你一具全尸?”高瘦男子对着妇人的耳朵吹了口气道。

妇人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底是何人?你想怎样?”只是语气中的故作镇定已是十分明显。

高瘦男子却无视妇人的问题,依旧自顾自的道:“查便查了,身为一条猎犬,自然该为你的主子寻觅猎物。只是你对得罪不起的人起了杀心,就该死了。”见到妇人没有回话,高瘦男子用右手捏住其下巴,使女子的脑袋微微上扬,“昨日有人前来客栈之中,以重金诱使你男人在今日设法让住在这里的三人前往城隍庙,而在那里早已布好杀局。我猜想,即便今日那位头戴黑毡帽的少年不主动询问你家掌柜,他也会主动向三人提起城隍庙庙会之事。”

“你是云隐山庄之人?”妇人厉声问道。

最新小说: 秦墨徐嫣全能麟少 秦墨徐嫣 他在星海深处 菜单系统:我在古代做美食 这个魔女要修仙 长生之神豪奶爸秦浩叶枫 二师兄的登天大路 穿书后我给男主当闺女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战神奶爸